过去6 年,丹麦环保技术对中国的出口翻了一番

2014/10/14

过去6 年,丹麦环保技术对中国的出口翻了一番

《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丹麦环境大臣,格兰富获得认可。丹麦在过去6年环保技术对中国出口翻了一番。

专访丹麦环境大臣克尔斯滕·布罗斯博:丹麦超过10% 的出口来自绿色产业。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姚冬琴 | 北京报道


9 月9 日至12 日,丹麦首相赫勒·托宁- 施密特对中国进行了为期4 天的访问。随行的有丹麦环境大臣克尔斯滕·布罗斯博,气候、能源与建筑大臣拉斯穆斯·赫维格·彼得森,以及由数家丹麦企业高层和主要贸易组织代表组成的代表团。

丹麦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个丹麦访华团此行的目的在于推进丹麦与中国在能源、环保领域的合作,支持丹麦企业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

他们在华期间,两国合作的多个项目陆续揭幕:天津滨海旅游区采用丹麦格兰富公司预制泵站技术建设的雨水处理工程宣布投入使用;天津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维斯塔斯、诺和诺德、诺维信三家丹麦企业宣布将携手建立一个装机规模为50MW 的风力发电厂。

更多的合作或在孕育之中。9 月12 日,中国国资委、丹麦王国驻华大使馆牵头主办了“中国·丹麦创新与可持续发展高层会议”。中方派出了有28位中央企业领导人参加的豪华团队,其中包括国家电网、大唐集团、中国节能环保集团等。

1971 年,丹麦成立了环境部,是世界上第一个设立环境部的国家。今年2 月,37 岁的克尔斯滕·布罗斯博开始掌管这个全球“最资深”的环境部。9 月11 日,《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了克尔斯滕·布罗斯博女士。

中国今天面临的环境问题,丹麦也曾遇到过。
目前,丹麦正在大力发展环保产业,并把增加环境产品出口列入了经济增长计划。而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则需要符合国情、有较低成本和较高领先性的先进环保技术,布罗斯博称,“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使命而一起开展合作”。

Q :您陪同丹麦首相访华,此行的目的和愿景是什么?
布罗斯博:中国目前正在世界范围内寻找解决环境问题的最佳科技。而应对环境挑战,比如降低用水量、适应气候变化、确保能源效率,正是丹麦以及丹麦企业的兴趣点所在。这就是为什么众多丹麦企业来到中国, 也是为什么丹麦首相带着我和气候、能源与建筑大臣来中国访问。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使命而一起开展合作。

在与中国几位部长的会谈中我了解到,环保是当前中国的一个关注重点——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尽量降低对环境的影响。中国今天面临的环境挑战,丹麦也曾经遇到过。只不过可能规模不同,毕竟丹麦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我相信丹麦与中国在很多领域可以合作,针对中国的环境问题,比如空气污染、水资源缺乏、污水净化等, 丹麦能够提供一系列解决方案。我此行的目的,就是确保双方更清晰彼此的共同利益,有一个更紧密的合作。

Q :您如何评价中丹两国的环保合作?您及丹麦环保企业对中国市场有何期待?
布罗斯博:对于丹麦和中国,这是双赢的。我想,对于丹麦来说,中国是一个庞大而且快速增长的市场。

我们在这儿,背后有丹麦政府强劲的委托和支持。我们想要展示:对于环保问题,我们真的有解决方案; 对于合作,我们是认真的。当然,我们此行需要进一步强化、深化双边合作,提高到政治层面,让合作更加顺利。

中国应减少“水漏损”
环保和水利是丹麦环境部主管的两大业务重心。这次在中国期间,布罗斯博与中国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与丹麦王国环境部环境合作协定》。根据协定,双方将在水、大气、土壤、固体废物和化学品管理等方面开展务实合作。布罗斯博还与中国水利部部长陈雷共同签署了《中丹水利合作2014—2018 行动计划》。

Q :您认为丹麦先进的环保理念和技术,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帮助?
布罗斯博:经济发展和工业进程总是与环境挑战相伴随。今天中国面临的环境问题,在丹麦同样曾出现过。比如中国人熟悉的小美人鱼的家乡——哥本哈根港口,在20 年前就曾被严重污染,但经过努力,现在海水已得到净化,夏天人们可在港口游泳。

中国不必重蹈欧洲的覆辙。(与丹麦)携起手来,共同应对环境挑战, 速度会快得多。我已经与周生贤部长签署了两国环境部门的一份合作协定, 我们已经决定跟进具体行动。

Q :您还同中国水利部部长陈雷举行了会谈,你们达成了什么共识?
布罗斯博:我跟陈雷部长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会谈,很有成效。我们针对具体问题制定了未来5 年的行动计划,并且细化了我们双方曾经达成的合作备忘录。

行动计划的一部分与地下水有关。在北京,地下水每年下降1 米,在这方面面临严峻挑战。而丹麦在保护地下水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功经验。

行动计划还重点关注“水效率”。我们商谈了水资源定价问题,如何定价能够确保企业始终关注高效用水。

“水效率”方面还有一个重要命题是“水漏损”。在丹麦,能够把运输过程中的“水漏损率”减少到7% 以内。而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大量的水在运输过程中漏损。从水厂到居民家里,“水漏损率”高达20%。情况最好的城市,这一数据也在10%~15%。

金砖国家是丹麦环保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
从上世纪80 年代至今,丹麦GDP 增长了80%,能源消耗却是零增长, 二氧化碳排放量甚至还降低了13%。丹麦绿色技术和产品的出口量占本国出口总量的百分比在欧盟位列第一。丹麦绿色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成功经验,引起多方关注。

Q :经济增长并不意味着消耗更多能源,丹麦是怎样做到的?
布罗斯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丹麦的经济增长率很高,曾经达到16% ~17%,但环境污染却使政府受到了民众的压力。我们认识到,那是一种无法持续的发展状态,必须选择走一条不同的路。根据丹麦政府发布的最新政策,计划到2050 年完全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

丹麦经济增长和能源消耗脱钩, 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力发展绿色产业, 绿色产业拉动了经济增长。目前,丹麦超过10% 的出口是来自绿色产业。超过22000 家丹麦公司生产或销售绿色技术和服务。 超过8% 的劳动力投入该领域。

此外,丹麦同时也致力于提高传统产业的能效。丹麦的水价、能源价格都很高,迫使企业更高效、更环保。尽管他们也在抱怨高价,但毫无疑问, 能效高的企业更有竞争力。

Q :您谈到,丹麦超过10% 的出口是来自绿色产业。数据显示,可再生能源技术和污水处理设备分别占丹麦能源环保领域产出的第一和第二位。请问,这当中有多少出口到中国,出口到发展中国家?
布罗斯博:事实上,丹麦绿色产业主要出口地还是在周边的欧盟市场, 其中,德国是最大市场。金砖国家是丹麦环保技术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 但出口份额仍远低于欧盟市场平均水平。丹麦希望进一步扩大对这些国家的出口。

过去6 年,丹麦环保技术对中国的出口翻了一番。

Q :丹麦环保技术领先全球,有哪些成功经验?
布罗斯博:丹麦的环境保护,以及绿色产业能取得成功,有三个重要原因:
第一,政府的严格控制。我们有强大的、严格的法规去推动企业尽最大努力做环保。对于空气污染、污水排放,我们也有严格的排放规则。
第二, 商业层面的合作。我们有良好的公私部门合作机制(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支持企业技术研发。此外,对于那些代表最先进科技的项目,例如水供应、废水处理、水运输等,政府还设有专项资金去扶持。
第三,公众的参与。公众环保意识的提升,以及NGO、媒体的作用, 倒逼政治家实现环保承诺,前瞻性地制定环保政策,保持环保技术在国际上领先。

Q :在参加于天津举办的2014 世界经济论坛期间,您专程来到天津滨海旅游区,参加南部雨水泵站的交付使用仪式。我们知道,这个雨水泵站采用了丹麦企业的技术。您的到访是否意味着,水处理技术是丹麦大力支持发展与出口的项目?
布罗斯博:我了解到,这一项目采用丹麦格兰富公司的一体化预制泵站,丹麦AVK 公司提供阀门。当丹麦企业来到中国,不是只提供某一方面的技术,而是提供全部的解决方案, 使得项目能够快速实施。如果想分得一块蛋糕,首先要有能力成为整体解决方案中的一分子。

综合的一体化技术和解决方案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也是丹麦及丹麦公司所擅长的。在丹麦,通过技术集成,已经可以把“污水处理厂”变成“能源生产厂”——通过提取污水中的有机物质来进行生物发电,得到的电能不仅能供应电机、水泵运营所需, 还有盈余,污水处理不一定是花钱的, 也许可能是赚钱的。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Technor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