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环保发展的亚洲

东南亚环保事业现状
成本与收益的平衡

据新加坡 Arup 公司的 Marlon Kobacker 所说,在东南亚的四小虎经济体,环保因素正推动建筑工程业不断前进,只是在能源效率影响下进度有限。

所有工程项目都要尽量压低成本、扩大收益,以此取得两者的平衡。 Arup 公司环保事务高级顾问 Marlon Kobacke 说明了西欧、北美和其它地方成熟的绿色建筑市场对此的深刻认知。 而东南亚新兴市场的开发商为了达到最低的环保标准,设计的建筑一般都是以能源使用效率为着眼点。

该如何平衡东南亚市场的成本与收益?

Marlon Kobacker: 从环保顾问的角度来看,项目之初就应该非常仔细地考虑这个平衡的问题。 也就是说,环保顾问应该尽早融入项目,最好是在选址之前就参与其中。 从而有助于选择一个交通和便利设施更完善的场址,因为这是绿色评分体系考核的一个重点,人们又很容易忽视,最后不得不在工程后期从建筑的设计功能上“拉分”。

首先要做的就是设定明确的环保蓝图,并且有具体的成果和目标…然后在项目第一天就把这些内容明确告知顾问。 通过这套综合办法可以造就高性能的建筑,以尽可能低的成本资金实现建筑的运营目标,同时获得预期的收益。

早期参与有哪些好处?

首先要做的就是设定明确的环保蓝图,并且有具体的成果和目标…然后在项目第一天就把这些内容明确告知顾问。

新加坡 Arup 公司环保事务高级顾问Marlon Kobacker

Marlon Kobacker: 这样可以让参与的每个人都取得不少重要目标。 这种“全盘”参与可以从以下方面最小化绿色评分所需的成本、确保建筑实现目标,因而是最好的办法:

•  影响建筑的被动式设计
•  在合同文件中纳入环保要求
•  让承包商明白主要内容
•  审查试运行情况
•  调试并监管建筑的运营

然而,哪怕开发商清楚尽早委任环保顾问的好处,有时也仅仅为了拿到建筑许可才找个顾问挂名。

应该如何推动本地区的环保事业?

新加坡Arup 公司环保事务高级顾问 Marlon Kobacker。

Marlon Kobacker: 环保是推动本地区发展的一大因素。 只是在绿色建筑(即市场动因)严格监管和透明评估的条件下发展比较缓慢。 本地区有好几个目光远大的“绿色项目区”,但极少看到了碳中和的必要性,而英国正准备在今后 3-5 年内对此实施监管。 新加坡的绿色建筑标志(Green Mark)最低要求应该在温室气体绝对排放量方面提高门槛,借此促进市场向正确的方向转型。 发达市场的一个新主流就是评级分区,所以我希望本地区也能在今后几年做到这一点。

图片: 新加坡Arup 公司环保事务高级顾问 Marlon Kobacker。

我们要牢记,以后为了达到二氧化碳减排目标,会出现新的税收、法律和规章制度,从而影响到今天我们设计的每栋建筑。 这意味着耗能巨大的建筑很可能被节能环保的项目踢出局。

高性能建筑

高性能建筑能源效率高,环境影响有限,并且生命周期内的运营成本较低。 一般这种建筑在设计时都会考虑生命周期成本分析、综合设计流程、建筑信息建模(BIM)和综合能源方案等因素。 总体来看,环保建筑的风向标正在从绿色建筑转向高性能建筑。 在国际层面上,通过对租金回报、入住率和资产价值等方面开展调查,得出了高性能建筑的具体价值。 在新兴的绿色建筑市场,比如东南亚,人们还没有意识到高性能建筑的优势。

为何本地区的高性能建筑比较少?

发达市场的一个新主流就是评级分区,所以我希望本地区也能在今后几年做到这一点。

新加坡 Arup 公司环保事务高级顾问Marlon Kobacker

Marlon Kobacker: 首先,如我所说,东南亚的绿色建筑市场落后于发达市场。 不过本地区的各国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 从根本上看,绿色建筑业比较发达的国家最先设立了“绿色建筑委员会”,并且制定了绿色评分体系作为建筑环保性能的评价基准,比如:

2005年: 新加坡出台绿色标志认证计划
2009年: 马来西亚发布绿色建筑指标
2010年: 印度尼西亚公布Greenship认证计划
2010年: 菲律宾颁布BERDE计划
2010年: 越南实施LOTUS计划
2010年: 泰国推行TREES计划

基本上,由于新加坡是首个发布相关标准的国家,就比马来西亚要领先许多,和印尼等国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个差别在于强制实施绿色评分工具。 在新加坡,新建筑和面积超过 2000 m2 平米的翻修建筑都必须取得绿色标志认证。 因此绿色标志的标准非常高,实事求是地说,这算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标准。

不同部门之间也有差异, 一般接受评估的多数是商业建筑,其次是公共建筑(政府经营)、商业配套设施(主要由跨国企业经营),最后是住宅和商铺。 但总的说,环保理念正不断深入发展中国家的建筑业。

 

暖通系统(HVAC)对此有什么作用?

Marlon Kobacker: 降低已有建筑的温室气体排放是一个重大挑战,说到这一点,优化暖通系统的控制和效率就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就新建筑而言,把绝对能耗纳入设计目标真的很重要,因为这样才能带来合理的被动式设计,从而减少暖通(HVAC)需求、节省暖通系统的成本。


Marlon Kobacker是新加坡Arup 公司的环保事务高级顾问。 在生态可持续发展(ESD)、能源与环境设计(LEED)和环保咨询领域从业长达十年。曾在澳洲、亚洲和中东地区任职,工作侧重于建筑环境,涉及功能区、商业大厦和机场等。曾获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多个奖项提名,持新南威尔士大学建筑环境环保设计硕士学位。 常在国际大会和高校演讲致辞,是绿色建筑行业的未来领导者。

格兰富与泵审计
说到降低已有建筑的温室气体排放,格兰富开展的 一项简单的泵审计 常常可以说明为何更换旧泵既可节能又可减排。 采用格兰富的智能泵方案来代替旧泵,可为商业建筑削减高达 80% 的耗电量。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Technor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