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中国经济周刊》:经济增长、水资源消耗下降,丹麦是如何做到的?

2016/08/08

h2

转自《中国经济周刊》:经济增长、水资源消耗下降,丹麦是如何做到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丹麦哥本哈根、奥胡斯报道(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23期)

丹麦正在为世界提供好的范例,因资源和环境保护而生的绿色的解决方案成为其重要的跨国生意,其中又以水资源技术的输出为最。相关统计显示,作为世界上水资源技术领先的国家,丹麦每百万居民拥有水资源技术知识产权专利数位列世界第一,且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来保持竞争力。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赴丹麦实地调研了该国水资源治理从保护水源、供水、降低水损及污水处理全流程较为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

 

di

经济增长必然造成水资源消耗?

“脱钩是可能的。”在丹麦环境及食品部会议室,该部自然署副主任Mikkel Hall在开场白中说。

Mikkel Hall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丹麦过去20年的发展证明,经济增长和水资源消耗的脱钩是可能的,他们希望向世界输出丹麦的水资源管理经验。

Mikkel Hall提供了一组数据,在过去的20年间,丹麦的GDP在不断增长,而居民人均耗水量一直在下降。丹麦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在100升之内,是世界上人均用水量最少的国家,而美国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是丹麦的10倍以上。

在丹麦,仅以用水需求量非常大的猪屠宰场为例,1987年到1998年间,其用水量直线下降,至1998年,用水量仅为原来的二分之一,之后保持平稳趋势。

“之前我们发布了大量的法律法规,用水量大幅度降低。现在我们所做的努力是与各个行业和机构合作,将这个数字变得更低。”Mikkel Hall认为,根据丹麦的经验,在每个人都严格执行的前提下,法律法规确实能够达到一定的效果。

在严苛的水务管理之下,丹麦的水漏损率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有些国家的水漏损率达到了40%,而丹麦的水漏损率只有8%。”Mikkel Hall说。

如何做到的呢?这与水务公司密切相关。

在丹麦的水资源管理过程中,水务公司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作为市政府100%控股的企业,每个城市的水务公司受所辖市政府的监管,是一个非营利机构,负责供水和污水处理。但政府本身并不提供任何资金支持或补贴,它需以所收取的水费支持日常运转。

根据规定,各个水务公司的水漏损率要严格控制在10%以下,超过10%会受到高额的罚款。“因此水务公司对水漏损率非常敏感,他们会积极投入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来降低水损。” Mikkel Hall说。

据介绍,哥本哈根水务公司的水漏损率甚至低于5%,他们的管网却已有100多年历史了。得益于当地市政府利用先进的技术进行维护,才达到这样的水平。

cnweekly

水价过高是否影响企业竞争力?

在整个水务管理过程中,水价是非常敏感和核心的部分。水价对降低居民用水量非常关键。

丹麦的水价是全成本覆盖的,其构成包括水源取水的费用、保护水质安全的费用以及污水处理的费用等。其中,污水处理的费用占水价的大头,占比51.9%;同时,税费占比超过10%。针对有限的资源类产品如水和能源,丹麦要额外征税。

从环境及食品部提供的数据看,这些年,丹麦水价的增长速度远高于CPI指数。目前,每吨水的价格大约是7欧元。“在丹麦用水是非常贵的,居民都很有意识去节水。”

Mikkel Hall介绍,丹麦水价的制定要经历非常复杂的过程,牵涉到各个部门,但这又是一个非常必要的环节。“首先由各城市的水务公司根据当地供水及污水处理的情况来定价。之后,把定价内容上交商务部审核,商务部会根据相关的标准来判定定价是否合理,进而对水价进行调整。因此,每个地方的水价都不一样。”

如果商务部认为某个地方的水务公司定价过高,就有权要求其降低水价。

Mikkel Hall认为,如果没有来自商务部的压力,水务公司不会对水价特别敏感,也就没有动力去降低成本,变得更有效地运转。“水务公司的管理和有效的设备对于降低水价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长期目标是使水务公司降低运营和管理成本,使运营效率达到最高。”Mikkel Hall称,这也使得近年的水价有所降低。

但相比其他国家,丹麦的水价还是比较高的,不得不考虑到国家企业的竞争力问题,以避免因为高昂的水价导致丹麦企业的产品价格过高而失去竞争力。水务公司因此也会给一些用水量较大的企业一些折扣。

在水价调整的时候,政府会邀请企业代表参与讨论。“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来自企业方面的压力,要求给多少折扣。政府也会花很大的精力去说服企业接受价格,用水大户的优惠水价均是经过工商联合会跟政府讨价还价的结果。”当然,丹麦所有的企业必须要适应转变去想办法减少水资源的使用。

因此水务公司被认为是丹麦所有公共机构中最难管理的机构之一。

但丹麦并不希望因此引入私人投资者进入水务公司。“一些国家由私人企业来投资水务集团比较危险,他们大多以营利为目的,较为短视。而我们希望看得更长远一些,以更长期的投入去降低漏损率及定期维护管网,而不希望通过水价挣钱。”

 

农药是清洁水源的天敌

丹麦人愿意为高昂的水价买单,是因为骄傲于丹麦清洁的饮用水。

丹麦居民的饮用水源100%来自地下水。这被认为是更安全和清洁的水源。但如果土壤资源遭到严重污染,地下水资源也会被破坏。其中,最具威胁的污染源来自农药的使用。

在丹麦的第二大城市奥胡斯,奥胡斯水务公司负责人Kristian Brunmark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农药。“它可以渗透到地下水当中。”

丹麦人因此高度重视农药污染问题,出台了很多措施。例如,在丹麦使用农药要缴额外的税。同时,农药的销售和使用都必须经过政府部门许可,使用的种类和数量由政府部门制定标准,农民使用的农药各项指标只能在许可的范围之内,绝对不允许超标,以防止过度使用。“

销售到每个农场的农药量要严格记录。如果农场被发现走私或者没通过官方认证的销售公司去买农药,会面临巨额的罚款。” Mikkel Hall说。

水源地附近被纳入重点保护区。在保护区内对农药的使用实施更严格的标准。

据Kristian Brunmark介绍,为保护水源地,他们通常采取两种方式:一是把周边的土地买下来种树,但这非常昂贵;二是严格控制甚至禁止农药的使用,并补偿农民因减产而致的损失。

但即使这样,他坦言,农药仍始终是一个棘手问题。因此,负责监督的官员还会对农药的使用进行抽查。

cnweekly2

污水处理背后的商机

污水的处理和循环利用是整个水务管理的最后一环,也是丹麦重要的绿色产业之一。

在丹麦,人们最引以为豪的污水治理案例是哥本哈根的海港。20年前,那里曾经遭受过严重的污染,经过多方治理之后现已非常清洁。夏天的时候,人们可以在里边游泳。

这是丹麦官方最常引用的成功案例。但如今,污水处理的新亮点已经出现。

在丹麦首都圈地区的赫勒福市,赫勒福医院污水处理厂正在试运营。这是欧盟第一家医院污水处理厂,通过使用相关技术消除医院污水中所含的有害药物、有害病原体和抗生素耐药菌的复杂混合物,以确保这些有害物质不会排放到环境中。而常规的污水处理方法无法清除这些物质。

处理之后的高质水被视作一种可利用资源,例如,可作为医院内技术淡水(冷却水/锅炉水)再次利用。当然,这家试运营中的污水处理厂的终极目标是直接向附近溪流排放处理过的水,这将为医院带来极具吸引力的资本回收期,因为大大降低了向公共下水道和处理机构的排放。

全球主要的供水与污水处理系统供应商格兰富(Grundfos),看到了医院污水处理全球巨大的市场潜力,与赫勒福医院污水处理厂进行合作。

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他们将证明,医院污水可在医院所在地附近以一种经济有效和安全的方式进行处理,且经处理的废水可作为一种有价值的资源,替代和节约饮用水资源。

事实上,丹麦的污水处理厂早已以一种循环经济的模式在运营。

前任丹麦环境大臣克尔斯滕·布罗斯博曾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介绍:在丹麦,通过技术集成,已经可以把“污水处理厂”变成“能源生产厂”——通过提取污水中的有机物质来进行生物发电,得到的电能不仅能供应电机、水泵运营所需,还有盈余。另外,污水处理厂通过废物利用发电供热赚取的资金,用于支持污水处理厂的运营,甚至实现收支平衡。

丹麦所擅长的这项技术在全世界都拥有较大的市场潜力。Kristian Brunmark介绍说,奥胡斯水务公司正在为美国芝加哥和加州的污水处理厂提供全周期的解决方案。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Technor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