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洋:“航空大世界”与格兰富水泵

2014/08/26

Grundfos

苏文洋:“航空大世界”与格兰富水泵

本文转自北京晚报评论部主任苏文洋于2014年8月25日发表的文章《“航空大世界”与格兰富水泵》。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工业”)8月20日宣布:正式启动大型综合航空主题乐园项目“航空大世界”。据说,这是全球首个以航空为特色的大型综合主题乐园。

中航工业副总经理关献东透露,第一个“航空大世界”预计2017年建成对外开放。此次中航工业胃口极大,按计划,上述项目在全国布局5处至6处,每个“航空大世界”约占地5000亩,投资200多亿元,总计投资将达1000亿至1200多亿元。这一被誉为航空版“迪斯尼”的主题公园将以航空科技、航空文化、航空游乐为核心,涵盖航空博览、科技探索、模拟体验、主题教育、航空培训、儿童乐园、创意工厂、飞行广场、主题商业等多个功能区。

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表示,中国经济正面临由投资带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将来在休闲娱乐领域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而在下一轮娱乐产品的供应中,航空作为人类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中航工业必须占有一席之地。

看到这则消息,不知道全世界航空制造业人士是否为之惊愕和兴奋,我是心中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咸,一起涌上来。

作为中央管理的国有特大型企业,中航工业一直被看做是中国航空制造业的“超级航母”。业内曾一度认为,该集团控制了中国90%以上的航空制造业资源。(详见8月21日《北京商报》)中国的航空制造业不同于其他一些国家的航空制造业,有一支“国家队”,军工是其重要支柱。由于历史原因和特殊背景,民用航空和民营航空制造业长期发展缓慢。这些年,中国的民航大型客机主要仍然依赖进口,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面对着世界和中国航空制造业巨大的市场,控制了中国90%以上航空制造业资源的“国家队”不专注本业,竟然要拿出1000多亿元投资文化旅游产业,究竟是什么原因做出如此令人不解的决策?不能用钱多得没处花了解释,更不能用中国航空制造业已经走到世界前列解释。什么“投资带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休闲娱乐领域的市场空间再大,也不是中国航空制造业巨头去玩一把的理由。到目前为止,航空飞行器市场的空间足够容纳中航工业的资金和精力,全力以赴也许还需要几十年时间追赶,钱学森问的那个发动机问题大概还难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近日读了《格兰富——不止是水泵》这本书,也参观了丹麦格兰富公司。这家创办于1945年的全球性泵业企业,起初只是一个人的手工制造作坊,创办人保罗•杜•耶森在自家地下室开辟两个房间成立公司。去年,集团公司营业额为233亿丹麦克朗(约267亿元人民币),全球雇员18800人,在56个国家设有80多家分公司,年产量超过1600万台水泵装置。中国的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北京东方广场、央视综合楼等都使用格兰富的供水系统。天津海魔方雨水泵站每天有26万吨的巨大流量,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预制泵站,位于天津滨海旅游区。格兰富70年的成功经验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其中尤其宝贵的是专心致力于研究与水泵相关的技术、产品,并且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

就是制造水泵,就是不搞多元化,就是不登陆资本市场,就是不圈钱,就是专心致志把水泵做到世界顶尖,这就是丹麦格兰富。丹麦是一个只有560万人口的北欧国家,格兰富并不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公司。我们有多少企业能够坚持70年制造一种产品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成为全球大企业?牙签、打火机占领全球市场了,但只是低端产品,没有技术含量,公司规模也没有全球化。中国制造确实不少,有多少是自己的品牌和技术?我们的一些企业近些年有点过于跟风,听见风就是雨,把自己的本业都搞丢了。中国的企业总体上说,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缺少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企业目标。尤其是一些国企,换个领导就换了思路,换个目标,折腾一番,最终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应当干什么,当然也就干不好什么。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Technor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