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水处理技术减低医院污水可能导致的风险

 图注:DHI 公司环境工程师 Christine Anna 给丹麦哥本哈根附近海莱乌医院的净化后污水取样。

采用格兰富技术的试验站妥善处理了一家丹麦医院含有残留生物组织和药物的污水,此前这类污水无法用常规办法净化。 该项目解决了一个世界性难题。

2014年10月2日,哥本哈根附近的海莱乌医院(Herlev Hospital)技术员放出一股经过净化的污水,给世界性的医用废水处理难题迎来了一线曙光。 截至目前的测试表明,净化后的水几乎什么都不含。

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果。

医院废水不能用常规办法处理

世界各地的医院废水成分都很复杂,其中可能包含任何东西,比如病毒、多抗性的细菌、药用显影剂、癌症化疗药物,等等。 微量的激素抑制类物质和各种残留药物,也会随着患者在医院卫生间的排泄物冲入公共排污管道。

然后流向公共污水处理厂。 据丹麦 DHI 水环境咨询公司首席环境规划师 Ulf Nielsen 所说,这就是问题的源头。

“城市污水处理厂不具备净化医药和药物废水的功能。 这就是我们仍然可以在水道中检测出此类物质的原因,”Ulf Nielsen 说道——他研究医院废水问题已有数年。

图注:格兰富 Biobooster 医院废水处理流程中的一个环节就是通过对医院废水施加极高的压力迫使其通过薄膜过滤装置,从而得到净化。

医院废水危害人类健康和自然环境

Ulf Nielsen 指出,医院废水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小的害处,废水处理厂的工作人员首当其冲。 暴雨和洪涝期间,污水系统的储水槽还会外溢。

流入海中危害海洋生物。 处理后的废水仍然残留有病原体和药物,排入自然环境便给周边生物群造成风险。

“哪怕含量极低,医院废水中的物质一样会对动物造成不好的影响,”Ulf Nielsen 说。 “以雌激素为例,可能造成鱼类雌雄同体现象,部分止痛药对鳟鱼而言就是剧毒,有的精神病药物还会影响鱼类和鸟类的行为。”

针对医院的监管法规尚不完善

分管格兰富全球水处理方案的格兰富集团副总裁 Poul Madsen 表示,丹麦的各大城市仍在努力编制与医院废水处理相关的监管法规及其标准化的处理办法: “法规将在一两年内生效,但截至目前还没有关于特殊处理流程的要求。 医院废水和家庭废水采用的相同处理方式——效果不大好。”

与此同时,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将三种药物纳入了可能予以监管的“观察清单”。 然而,欧洲至今没有针对医院废水中的药物或病原体出台相关标准。

创新合作关系致力解决医院废水问题

为妥善处理废水问题,哥本哈根大区(丹麦首都地区)在 2012 年 7 月与海莱乌医院及多家公私机构建立了新型合作关系,包括丹麦 DHI 公司和格兰富 A/S 公司。

合作的目的在于找出一套能切实有效地去除医院废水中的有害物质处理办法,而不是简单地将之排入公共废水处理系统,和其它废水一起处理。 地区总裁 Sophie Hæstorp Andersen 表示,此中自然少不了格兰富这样的合作伙伴。

“格兰富之前曾联合本地区的其它几家医院在实验室测试了一些非常先进的技术,”她说。 “把格兰富拉进这项合作可以让我们在原有基础上取得更多成绩。”

分散式处理是成功关键

2014年10月2日,这一创新项目正式揭幕: 格兰富 BioBooster 定制设计的紧凑型废水处理站在医院旁边落成。 Poul Madsen 说,就地处理是系统成功的关键。

“我们的处理站直接从医院收集废水。 没有混合公共污水处理系统中的其它水源。 这样就能集中净化医院废水中的物质,”他解释说。

图注:BioBooster 系统分三步净化医院废水。

全、灵活,非同一般。

新的处理站不仅有生物制剂净化流程,配备了陶瓷过滤膜,还加了最后一道由活性炭和臭氧组成的“拦截”网。 系统高度灵活: 模块中的每个组分都可以根据需求变化进行扩展、移除或是调整。

处理站的布局也截然不同于传统的废水处理设施。

“医院废水一般排放到城市的污水处理厂,既占空间又耗费排污管,” Poul Madsen 说。 “我们设计的紧凑型水处理站只需要四五个预制模块。 跟一间小房子差不多大,可以就地处理医院废水,净化后安全地排入周边的自然环境。”

异味和空气中的病原体同样就地处理: 先从空气中滤出,再排放到密闭的处理系统。 接着将烘干系统产生的污泥(含有残留的病原体),运送到焚烧厂烧毁。

处理过的废水可供使用

该处理系统仍处于试验阶段。 2015 年中期试验结束后,DHI 公司会继续监控、测试净化后水中的近百种物质。 这一阶段,净化后的水会排入公共污水处理系统。

如果 DHI 公司的测试结果达到现有标准,那就不必再汇入公共污水处理系统了。 相反,一部分净化后的水会作为医院的技术性用水,一部分直接排进旁边的 Kags 河,这样有助于保持河水的夏季水位。

换句话说,曾经有害的废水现在有了使用价值。

新法规可带动技术发展

Poul Madsen 颇为欣慰地提到,近年来,立法者开始加大关注医院废水的法规编制工作。 他说,在丹麦,海莱乌的处理站有助于树立标准,作为将来医院废水法规的参考。

该领域亟待立法,”Poul Madsen。 “我们乱排乱放,污染的恰恰是后代的饮水。”

他也认为,限制废水中的医药和生物残留物可以带动可行技术的发展,让医院达到新的法定要求。

海莱乌典范引起国际重视

Sophie Hæstorp Andersen 相信,新生的处理系统会对全世界的医院产生重大影响,解决海莱乌医院一样的难题。

“我们觉得找到了合适的方案来解决丹麦等国很多医院存在的问题。 国际上对此表达了浓厚兴趣——事实是,我们已经接待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若干考察团。”

Poul Madsen 对新式废水处理系统的前景非常乐观:

“海莱乌医院是全世界应用该项技术的首家医院。 但我觉得它的前景要广阔得多。 未来几年,我想这项技术会变得举足轻重,尤其是存在政治利益、注重环保的工业化国家。”

点击此处解海莱乌医院废水处理方案的更多内容。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biobooster@grundfos.com.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Technorati